View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 bilingual

伊曼努尔•康德

伊曼努尔·康德  
哥尼斯堡最矮的市民
一生都蜇居在他的钟里
精确无误的齿轮 清晨5点钟开始运转
那时上帝还在做梦 该城空无一人
前马具匠家的男孩 头戴红睡帽
身着黑袍 他要为世界 打造一付鞍子
7点 他背着手去大学上课
注定有一批人要弃家前来
为了听这个小老头谈论天体 把生计耽误
教授敲着讲台 偶而望望某处
从一物到别一物 好像一头老猩猩
在张望文明 下课 他直接返回字母
遇着皇帝和喷泉 也不绕路
1点正 仆人出现在墨水旁 鞠躬:
“先生,汤在桌上。”
学者对音乐和艺术不感兴趣
讨厌婚姻的声音 每天用餐一次
要吃好的 食不厌精
饭后 这个幽灵溜出他的斗室
优雅的散步者 向公爵致敬 让美丽的妇人
吻他的手 他使邻居们用来回家 或外出的道路
只适用于审美 每次都是漫步到 那个要塞
在一堆古代的石头前驻足 随即返转
下午 他穿着背心整理房间 阅读杂志
黄昏后不点灯 站在窗子边
与一座教堂 对视良久
10点 康德关灯睡觉
当德意志这个大脑袋靠上枕头
十八世纪才有胆量 也跟着琢磨点什么

1992年

© Yu Jian